悶了許久的雨滴,終於在雷聲的慫恿下崩潰般的宣洩了

本以為只是午後的甘霖,最近卻調皮地更改行程

即使他異常胡鬧,也似乎無法干擾心中的雜亂

有時候,我不得不從別人身上汲取平靜,

因為一個人的時候,總是容易被黑夜侵蝕

蹣跚地走著,腦海中浮現了第三世界

期待著某人的驚奇之旅,擔負著白袍賦予的重責

我也曾嚮往在那樣的生活中學著付出,體驗貧窮的富貴

但至今我仍對於這樣的使命佇足不前,是缺乏力量,也是信心不足

昨天談起了出遊計畫,又讓我想起去年的東部之旅

也許重點不在於地點、不在於好玩的程度,而是聚在一起的人

好想再去瘋個幾天,什麼都不想,就是盡情地和大家躺在沙灘上

雖然不是沒逛過夜市,但最後一天卻瘋狂地抓娃娃和玩夜市擺攤的遊戲

我想我會喜歡宜蘭,是因為你們,

而下個讓我愛上的地方,也許就是金山了 : 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豬珊迪 的頭像
小豬珊迪

如果我能不痛 像個傻瓜 那麼的無害

小豬珊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